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廈大博導誘姦女學生




play
誘姦門主角被開除黨籍




play
傳博導報銷開房發票




play
學生聯名信稱舉報不實



向前
向後




廈大性侵女生教授吳春明
  核心提示  通報指出,經過三個月的多方取證和深入調查,現查明,吳春明與一名女研究生多次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並對另一名女研究生有性騷擾行為。
  經研究,決定給予吳春明開除黨籍、撤銷教師資格處分。
  此事情的舉報者“汀洋”昨日晚間回應成都商報記者稱:對結果不滿意,廈門大學應該開除吳春明。
  網友“汀洋”“青春大篷車”舉報廈大博導吳春明誘姦及性騷擾,曾在今年7月引起軒然大波。廈門大學隨即發表聲明,稱立即成立專門工作組,根據學校有關規定展開調查,調查期間中止吳春明研究生導師資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導研究生。
  三個月過去,廈大官方終於公佈事件的調查進展。前日,“青春大篷車”連線東方衛視,再次直指吳春明性騷擾細節,而其代理律師李瑩則直接在節目現場出示了由第三位當事者提供的相關證據。昨日,成都商報記者採訪了當事人“汀洋”、律師李瑩。
  一位曾相信吳老師清白的學生私下曾向“汀洋”道歉。昨日,他對成都商報記者說:“聯名信沒錯,是我們對老師的判斷錯了。”
  廈門大學官方微博昨日21:30發佈了《關於對吳春明處理情況的通報》。通報說,吳春明利用師生關係與女學生髮生不正當性關係和對女學生性騷擾,經研究,決定給予吳春明開除黨籍、撤銷教師資格處分。針對這個處理結果,此事情的舉報者“汀洋”昨日晚間回應成都商報記者稱:對結果不滿意,廈門大學應該開除吳春明。
  通報指出,經過三個月的多方取證和深入調查,現查明,吳春明與一名女研究生多次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並對另一名女研究生有性騷擾行為。
  通報說,吳春明利用師生關係與女學生髮生不正當性關係和對女學生性騷擾,嚴重違背作為一名教師應有的基本職業道德和操守,敗壞了師德師風,嚴重損害了教師隊伍整體形象和職業聲譽,對學生身心健康造成了極大損害,產生了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資格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等教育法》等法律法規,經研究,決定給予吳春明開除黨籍、撤銷教師資格處分。
  通報表示,吳春明事件對學校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全體師生和廣大校友都深感痛心。學校將引以為鑒,改進工作,進一步加強師德師風建設,營造更加風清氣正的育人環境。對違反師德師風的言行,學校將繼續堅持零容忍,一經查實,堅決處理,決不姑息。
  廈門大學還表示:衷心感謝並一如既往地歡迎社會各界對我校師德師風建設工作進行監督和舉報。
  7月10日,網名為“青春大篷車”的賬號發佈微博稱,廈門大學博導吳春明長期猥褻誘姦女學生。7月12日,廈門大學官方微博曾發表聲明稱:“我校已收到有關歷史系師德師風問題的匿名舉報,學校在接到舉報材料後立即成立專門工作組,根據學校有關規定展開調查。調查期間,已中止其研究生導師資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導研究生。我校對師德師風問題零容忍,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絕不姑息。”
  事件發生至今,已三月有餘。昨日早些時候,記者曾致電廈門大學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有關該校教授吳春明師德師風問題的調查仍在進行,相關調查結果將儘快對外公佈。據人民網
  成都商報記者連線當時力挺博導的學生
  “是我們對老師的判斷錯了”
  今年7月10日,網名為“青春大篷車”的賬號發佈微博稱,廈門大學博導吳春明長期猥褻誘姦女學生。她貼出自己拍攝的吳春明半裸睡覺的照片稱:“吳春明作為導師,以各種理由迫使我保持長時間曖昧關係。”
  “青春大篷車”在廈大博導吳春明涉嫌性騷擾女生的事件中,一直保持匿名狀態,卻提供了較核心證據,並向紀檢部門發出正式舉報信。前日,在東方衛視節目中,“青春大篷車”接受連線時表示,曾被迫與吳春明三次開房,拍下照片是“內心的一種反抗”。對老師吳春明,“青春大篷車”說:“不能說喜歡他,很怕他。”她還提到,吳春明曾在辦公室拿出安全套,希望發生性關係,被拒絕後,曾捏青自己的手和腳。
  針對現場觀眾對“青春大篷車”與吳春明開房僅僅是“權色交易”的質疑,代理律師李瑩表示,“老師利用學生在升學、深造和圈子裡發展的需求進行威脅、利誘,這背後的實質就是權力控制關係,女方無法反抗。”
  最新的證據

  “比之前明確許多”
  在前日的節目連線中,“青春大篷車”表示,“不止我一個人有這樣的遭遇,我身邊有很多同學都受到過這樣的傷害。”此前,對吳春明的公開指控僅有“汀洋”“青春大篷車”兩人,前日,第三位當事人“路西法”首度被“曝光”,她提供的證據由律師李瑩在節目中首次呈現。
  這是一組QQ聊天記錄及短信截圖。在聊天記錄里,顯示為“吳春明老師”的ID發出數個“擁抱”表情,並說:“老師喝多了,明天清醒,現在吻你,不要打我”。在一組手機QQ對話截圖裡,“xiaozhang de minyue”(頭像與“吳春明老師”顯示一樣)對女生甜言蜜語:“你越來越甜。”“開心點,開心漂亮!”“喜歡你啊,被喜歡不好嗎?”“以貌取人?也好,你好看嘛,所以取你。”而該女生則一直表示退讓:“我不好看。”
  另一組對話里,“吳春明老師”表示:“真不喝嗎?那請別人來喝了哈。”女生提到另一位被抹去姓名的女生:“叫某某?換個人吧。”幾番來往之後,“吳春明老師”表示:“你別開導她了,壞了我的事。”
  在一條手機信息的截圖裡,顯示為“吳春明老師”的發件人說:“那你嚴肅跟我說不跟我說話嘛!幹嘛刪號啊?我答應你了,既然你不能接受,我不再騷擾你了。現在開始,你如願成為最普通的那批同學了。說到做到!安心吧。”
  東方衛視節目現場的律師嚴嫣表示,如果這些證據屬實,“顯然比之前的證據明確許多,至少涉及到這份證據中的一些相關女性,對性明示和性暗示的一些言辭有明確的拒絕。”
  有學生道歉

  “是我們對老師的判斷錯了”
  昨日,此事的始作俑者“汀洋”在微博上轉發了東方衛視的節目視頻,並評論說:“‘青春大篷車’很勇敢。”“汀洋”是最早在網絡上撰文揭露吳春明的人。整個夏天,她一直堅持在微博上追蹤此事的進展。
  9月1日,她記錄稱:“廈大博導‘誘姦門’事件最新進展:當事人向廈大發送律師函敦促學校公正公開處理。”9月9日,她轉發新聞:“教師節來臨之際,由256位來自國內外高校教師、學者和學生參與聯名的兩封公開信……呼籲徹查廈大性騷擾事件,同時建議廈大率先建立高校性騷擾防範機制。”9月13日,“廈大紀委已在上月與我的談話中明確表明對吳春明的調查已經接近尾聲。”
  9月18日,她回顧了整個事件中廈大官方與她的接觸過程:“6月21日下午3點人文學院團委書記馬向華跟我通電話。”“7月16日從未見過的人文學院黨委書記王炳華給我發短信。”“7月份廈大紀委監察處處長陳東軍負責吳春明案件的調查,到了8月初案件轉由副處級監察員房太偉負責,陳東軍處長參與對我的第一次調查談話。”9月22日,她記錄了事件的最新進展:“剛剛電話聯繫廈大紀委房太偉監察員,咨詢吳春明案件的調查進度,他說吳的案件調查已經結束,現在處於案件審理階段。”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致電受害人“青春大篷車”的代理律師李瑩。她表示,自己的確在9月1日向廈大官方提交了律師函。律師函主要對廈大提出了四點要求:第一,廈大應儘快出調查結果;第二,廈大應將調查結果公佈於眾;第三,廈大應採取措施對舉報學生身份進行保密;第四,廈大應以此事為鑒,建立性騷擾防範機制。
  談及在媒體公佈的第三位當事者提供的證據,李瑩說:“如果要說性騷擾,這些證據在法律上是很有力的。”不過,是否有對簿公堂的那一天,李瑩表示,目前“青春大篷車”沒有考慮。“但從公民權利來講,起訴是沒有問題的。”現在,李瑩和“青春大篷車”仍在等待。她表示,當事人認為廈大是其母校,作為學生還是很希望能在學校範疇解決事情。
  而同樣在等待結果的“汀洋”昨日也對成都商報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先看看學校有什麼反應。”她說自己查看了廈大歷史系研究生的課程表,“這學期沒安排吳春明的課。廈大研究生院公佈的2015年度研究生指導教師招生資格確認名單里也沒有吳春明。學校的最後處理結果還沒有公佈,我們繼續等待。”隨後,成都商報記者從“汀洋”處獲得只有學生系統才能查閱的課程表,的確沒有發現吳春明的名字。
  一位曾相信吳老師清白的學生私下曾向“汀洋”道歉。昨日,他對成都商報記者說:“聯名信沒錯,是我們對老師的判斷錯了。”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潘媛
創作者介紹

ccnmanive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